生态环境部督察组:我们不是来给地方政府找麻烦的

作者:admin发布时间:2019-06-27 22:59

据微信公众号“政知见”5月27日消息,5月23日,是岳宏宇带队到广西南宁督查饮用水水源地环境保护情况的第三天,他是河北廊坊市环境监测站主任,从河北南下广西南宁。经过两天的核查资料后,他和7位组员一起奔赴现场,到了南宁市三津水厂饮用水水源地。在水源地附近,发现了一个木材加工厂,岳宏宇担心,如果废水排了进去,关系的是南宁的生活用水。和他一起参加培训的,是来自各地的272名环保工作人员,“273组的组长都接受培训。18号下午4点左右,我接到通知,到广西南宁进行督查”。接着,岳宏宇订了从北京直飞南宁的机票,同时通知组员奔赴广西,“组员4人来自邯郸,3人来自邢台。他们坐了12小时的高铁,在19号晚上9点左右到了南宁站”。在人员组成方面,按照“跨区域、不互查、抽调比例基本相同”的原则,抽调人员并编组。根据1个水源地3人检查3天测算,此次督查从各地环境监察队伍抽调1426人,组成273个组。每组设组长1名,由各省级环保部门从派出人员中推荐设区市环境执法机构副支队长以上职务人员担任。5月20日,在各个督查组进驻后的第一天,全国生态环境执法工作电视电话会暨环境执法大练兵总结会召开,生态环境部副部长翟青措辞严厉:“一些领导干部没有树立正确的政绩观,没有认识到执法工作对保护生态环境、促进经济高质量发展的重要意义,反而将执法工作放在经济社会发展的对立面上,认为严格执法就是限制企业发展、给当地找麻烦,执法人员不敢执法、不愿执法的现象依然存在。”《全国集中式饮用水水源地环境保护专项行动方案》要求,各省级政府负责组织制定专项行动实施方案,督促指导市县级政府开展专项排查和问题整改工作,核查整改情况等。方案下发两个月有余,各地排查出来的问题和整改工作进展如何?“一开始接到通知时,其实没太多的思想准备,不知道自己要去哪里。坦白讲心里也有准备,想着这次行动可能不会太顺利,因为督查的是地方政府,(担心)地方政府是否会配合。”岳宏宇说,“部里三令五申强调我们要严格执法,去敦促地方政府改善环境水系,防止地方政府弄虚作假。”“不包庇、纵容、袒护环境违法行为,不歪曲、夸大、捏造环境问题及影响。不向被督查对象提无关要求,不利用工作之便承揽和介绍项目等。”5月19日,待所有督查组成员抵达南宁市后,组长岳宏宇便连夜召集大家签署了一份《生态环境部督查工作廉洁守纪律承诺书》。“督查采取独立督查方式,原则上不需地方各级政府部门陪同。”生态环境部环境监察局负责人介绍,除了签署《廉洁守纪承诺书》,工作结束后还要填报廉政自查表,“督查组不得向地方环保部门提出与检查工作无关的要求。一经发现上述行为,生态环境部将严肃处理。”入驻南宁市后,岳宏宇在20日上午召开的督查座谈会上再次强调,这次督查行动的责任主体是各级政府,“对于在督查过程中交办的问题,一定要立行立改或立即制定具体的整改方案进行整改落实。”当时坐在督查组对面的,是南宁市副市长朱会东。“我们黑龙江哈尔滨组进驻哈尔滨后,召开座谈会市政府没有领导参加,政府还未制定专项行动方案,只是环保局单打独斗,我们拟约谈市政府,妥否?”在这次督查行动的组长群中,有组长抛出疑问,得到的回复是“不妥,本次督查无约谈权限”。5月19日晚上7时许,督查组进驻南宁的同一天,南宁市政府官网公布了该市《饮用水水源地环境问题排查情况统计表》,《南宁日报》21日也报道了上述消息。不过,与生态环境部要求的时间相比,南宁市政府的信息公开,晚了两个月。《全国集中式饮用水水源地环境保护专项行动方案》中对地方各级政府的要求是,“从2018年3月起,每月月底前公开问题清单和整治进展情况,接受社会监督,可邀请媒体、公众等参与执法检查,公开曝光典型违法案件。”